大雄个人博客网大雄个人博客网

欢迎光临大雄の个人博客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供你的所爱

春暖花开

   仿佛知道我来了,那一池野花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抬起头,绽放出金色的笑脸,迎接我这个闯入荒地的不速之客。

  真的很荒凉 初春,湖中水位未涨,岸边柳色不绿,裸露的北部海滩覆盖着厚厚的脚背细沙,夹杂着杂乱的碎石和干枯的淤泥。 记得有人说过,即使一路上什么都没有,我们依然可以体会到荒凉。 抱着这样的心态,走进了这片早春的湖滩。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深,我渐渐感到陌生:在寂静的沙滩上,先是几株淡绿色的野草,几株狂野的大蒜,几株嫩黄的蒲公英,然后是几株黄色的小花; 后来,黄色的小花越来越密。 远远望去,犹如满天繁星,在滩涂中跳跃欢呼,与湖水相映,一双清澈的眸子在眨眼。

  清澈的眨眼是一种诱惑,它让我蹲下,屏住呼吸,与杂草保持最近的距离。 茎没有半指高,花骨没有指甲大,花瓣薄如丝,贴近地面的叶子有点像荠菜,透着风霜的沧桑 . 我不知道它的名字。 世间所有的花草,原本无名,华丽或朴素,高大或低矮,坚强或卑微,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为自己高兴,也不为自己难过。 那些名字只是人们为了便于识别或人工分类而贴在上面的标签,而花草并不认识它们。 其实人做的很多事情,花草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比如眼前的那朵无名小花,它知不知道远处有一个背包客,深情地凝视着?

  周围很安静,没有孤帆,没有渔歌,吹过湖面的长长的南风放大了湖滩的空旷。 就在半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汪洋。 百年未有的特大洪水,吞没了大量泥沙,咆哮着沿着几条河道,在这里囤积了大量的黄汤,把农田变成了海洋,把一个水乡变成了一个国家。 洪水退去后,淤泥和砾石沉积在潮滩上,就像腾格里沙漠的缩影。 不知道是风吹来,还是鸟儿捉到了杂草的种子,落在黄沙上,居然还能掉进沙滩扎根,从容度过寒冷的冬天,早早的在暖暖的寒冷中生根发芽 春天,在寂寞寒冷的沙滩上,用一种矫健的姿态,静静地敞开心扉,迎接春天的阳光。

  我不禁想起墙上的爬山虎,砖缝里的凤仙花,缝隙里的青松,波纹山脊上的狗尾草。 他们曾经顽固地在我童年的视野中竖起一面旗帜,随风飘扬。

  所以,我相信绝望的草一定不会在内心深处荒凉,那里是永恒的春天。

  那么,我的春天在哪里? 或者,我错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天?

本文部分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430711560@qq.com  我们核实后第一时间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大雄个人博客网 » 春暖花开

大雄个人博客 带给你想要的内容,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