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个人博客网大雄个人博客网

欢迎光临大雄の个人博客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供你的所爱

父亲

  父亲这辈子虽没有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但也有过一段颇不平凡的经历。他不满7岁时便因双亲病逝成了孤儿,14岁参加革命,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他从城市回到阔别15年的故乡,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父亲先后担任过大队会计、大队团支部书记、大队长、大队农科所所长、大队林场场长、大队畜牧场场长、大队技术主任和小队生产队队长,他吃苦耐劳,能上能下,在农村基层一干就是20多年。小时候,我对父亲的认识很模糊。

读小学时,父亲是村干部,一天到晚为村里的事忙碌。虽然早晚相见,但我们父子之间很少交流,我只是心里有点敬畏他。

最让我感动的是那年七月高考发生的事。我与同班同学乘车到县城参加高考。我们刚考完一门功课,回到饭店时,一位同学告诉我: 万峰,你爸来看你来了。 我一愣,抬头看时,父亲拎着两瓶汽水向我走来,我的心好激动哟!两瓶普通的汽水值不了多少钱,而父亲对我的爱犹如和煦的春风抚慰我的心灵。

流年暗转,我参加了工作,父母亲忙农活。我周末回家与家人团聚,我与父亲的交流仍然很少,总觉得父亲是一个对生活琐事不够关心的人。

两年前,母亲生病了,住在县人民医院,父亲成了母亲的陪护人员。一天,下晚班后,我去医院看望母亲。进了医院房门,母亲正吃药,父亲端着茶杯站立一旁侍候着,一副虔诚的样子。

了解到母亲的病情,安顿好母亲,我准备回家。走出医院的大门,医院院子门口停放着几辆拉人的面包车,我上了最靠前的一辆。司机正准备发动车子,我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说: 万峰,你乘的面包车没有牌照啊,赶快下来,换一辆车子。 我听了一愣,父亲在十多米外发现了问题,而我居然成了马大哈。我连忙下车,一瞄,果然如父亲所言,这辆车没有牌照。我对司机说: 对不起,你的车没牌照。 我看了旁边第二辆面包车,有牌照,我赶忙钻进第二辆车,司机发动车子,面包车在公路上奔跑起来。不一会儿,父亲的电话又来了。我问: 什么事? 父亲说: 没牌照的车在你后面撵来了,你要警惕一点哟! 父亲的话我明白,没上别人的车,别人戾气爆发,要教训我。我透过车窗往回看,没牌照的车子在我乘的面包车后面驶来。我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一次无妄之灾向我袭来。

公路旁稀疏的电杆上,路灯发出昏黄的光亮。公路上的车子并不多,远处漆黑的夜,行人几乎看不到。我从书包里拿出防雨伞,把它当做防暴武器。我一边准备 战斗 ,一边紧盯着后面的车。到了一个三叉路口,无牌面包车拐向了另一条公路,我终于吁了一口气。我还未到家,父亲的电话又追过来了: 万峰,怎么样? 我跟父亲解释了一番,一场虚惊,平安无事。

原来沉默的父亲有一颗细致的心,只是不善于表达,却默默地关爱家人。感谢父亲的提醒,让我在生活中增长了见识,教育我学会做一个细心的人,学会保护自己。 

本文部分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430711560@qq.com  我们核实后第一时间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大雄个人博客网 » 父亲

大雄个人博客 带给你想要的内容,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