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个人博客网大雄个人博客网

欢迎光临大雄の个人博客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供你的所爱

生命中的每个夜晚

   当黑夜充满我的双眼时,它终于模糊了一切。 周围人的话语在昏暗中变得清晰起来,却分不清是谁来的。 被黑衣包裹的人渐渐只剩下薄薄的影子。 黑暗中的一字一句,像打了海绵一样,全部被黑色吞噬,人们开始沉默,我的眼睛开始寻找光明。 巨大的树冠隐藏在浩瀚的天空之下,犹如无底深渊,透着淡淡的寒意。 晚秋的微风拂过,繁星若隐若现。 天边有一轮弯月,是黑章的断点。

  夜幕降临时,我总是习惯于打开所有房间的灯,把黑夜赶得更远。 我喜欢待在明亮的房间里,享受灯光带给我的安全感。 但是时钟慢慢地指向十点或十一点,当我不得不关灯睡觉的时候,我总是有点不情愿。 因为灯一灭,夜色就淹没了房间,我变成了黑海中的一条孤鱼,不知所措。 我不是夜猫子,也不喜欢熬夜,但黑夜里总有一种莫名的神秘感,让我害怕。

  初中的时候,全家住在小镇国道旁的一栋三层小楼里。 白天和黑夜的汽车噪音让我无法安静地学习,所以父母把我和弟弟安排在一楼(一楼比较低,像地下室一样),他们住在三楼(做一点 二楼的业务)。

  我对夜晚的恐惧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八点以后,我弟弟就去睡觉了。 我是唯一一个坐在大房间里的人。 我常常想象外面漆黑一片,不敢开门出去的情景。 除了门外的菜园就是田地,田地尽头的疏舍。 白天,田野小径上到处是野果野花,简直就是我们的百草园。 可夜色下的田野,如深潭一般,发出轻微的响动,让我颤抖不已。 窗外,梨树的枝桠微微摇曳,将月光洒在我的窗帘上。 虫子躲在角落里,把快乐的音符扔进夜里。 远处的村子里传来狗叫声。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树皮里有某种鬼魂相伴。 然后更多的树皮穿过田野传到我的耳膜。 我不敢坐在那里喘着粗气,一边问一边回头看着我。 一天晚上,突然听到孩子的哭声,头皮开始麻木,心脏开始狂跳。 声音越来越近,就像是沿着田野的小路传来,我的脑袋里充满了血液。 声音传到我家门口,我赶紧关了灯,冲到床边,在被子下瑟瑟发抖。 我推着弟弟睡得很香。 于是,我一边竖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声音,一边独自品尝着恐惧的刺激。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我告诉妈妈我一夜的积蓄,她笑着指了指墙角的一只猫。 一只披着夜衣的猫叫春,让我的青春充满了对夜晚的恐惧。

    晚上不想关灯。 但是没有关灯,我的窗户就变成了黑色海洋的灯塔,这让我更加紧张。 夜里关灯再睁眼,一股浓浓的墨色映入眼帘。 许久之后,房间的边缘和窗户出现了。 墙上的画和桌子上的书都在安静地睡着。 他闭上眼睛,在黑暗中寻找各种声音。 国道上的汽车轰鸣声由远至近,最后才慢慢消失。 在这空隙的寂静中,耳边出现了许多声音,股线或疾驰的马,远方的无边或简单的音符。 仔细听,但真的什么都没有。 此时,脑海中盘旋着许多碎片,断断续续的,却有着一定的联系。

  有一段时间,我患有严重的失眠症。 爸爸说我紧张。 为什么不到二十岁就会神经衰弱? 我发现每次离家住在高中的旧宿舍里,我都睡不着觉。 现在是十一点或十二点,我不知道时间。 感觉整个宿舍都安静得和夜色融为一体。 宿舍里的其他人都陷入了沉睡,但我的头脑却更加清晰。 我的床边有一瓶精神的平静,我九点刚喝了一点。 但夜太寂寞,我还是要我静静地望着天花板,面对黑暗。 想起床去洗手间,那天的传说又在耳边回响。 然而,我的身体需要克服了我的恐惧,我轻轻地下床打开门。 一股清新的空气环绕着我,长长的走廊,杂乱的杂物,走廊外的月光清凉如水,远处的群山在地平线上伸展出如水墨画般的美丽弧线。 世界沉睡了,似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浴室里微弱的灯光被黑暗笼罩。 匆匆赶回宿舍,黑暗再次聚集,巨大的压抑让我想逃。 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精神上的平静,开始自我催眠。

  应该是上大学了,我不再失眠了。 青春的睡梦每晚都准时举行,感情未完,却抑制不住越来越重的困意。 每天晚上敞开心扉诉说隐情,哪里有失眠的烦恼? 连大龙山呼啸的山风都抵挡不住青春的热情,更何况是黑夜。 桥上的上弦月充满笑意,倒映在双龙湖面上的星辰随着微波起伏,犹如一颗心在胸中跳动。 夜被赶到了峨公山,或者是书院的围墙外。 每一个夜晚都灯火通明,仿佛世界上从来没有孤独和恐惧。

  当我来到异乡,把黑夜化作一杯酒,在黑暗中独自品尝,开始咀嚼,思念黑夜。 故乡、青春、恋人远在广东。 每晚一小时的长途电话结束后,我又一次坠入了孤独的深渊。 有时,我打开床头灯,把夜赶到门口; 有时,我会情不自禁地关掉灯,独自拥抱黑夜。 雷鸣之夜,看闪电如刀,将黑夜切碎; 微风细雨的夜晚,听窗外的风吹过树梢,发出河水的声音。 更多的时候,月光如水,虫子沙沙,你唱完我就出现在舞台上。 在这样的夜晚,有时只是简单地读一本书,或者将生活的点点滴滴变成笔尖上的诗。

   人们因为心理压力,忍不住到晚上说不出话来。 而黑夜,总是足够的宽容,像一片深海,沉淀着岁月的故事,洗涤着最初的心。 不像浮华的白昼,却让我想起雪夜的寂静。

  随着岁月的流逝,夜晚沉思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少。 工作和家庭事务一做完,就应该让漫漫长夜有足够的睡眠。 躺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回忆往事,眼皮就要打架了。 睁开眼睛,开始新的一天。 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夜色渐渐淡去,变得温柔如水。 只知道,那些幼稚的恐惧,早已被成熟的心挡住,那些青春的幻想,早已成为生活的燃料。 只是偶尔,窗外的月光提醒我,我生命中的每个夜晚都和以前一样美丽。

本文部分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430711560@qq.com  我们核实后第一时间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大雄个人博客网 » 生命中的每个夜晚

大雄个人博客 带给你想要的内容,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