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个人博客网大雄个人博客网

欢迎光临大雄の个人博客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供你的所爱

种植女孩

   五月,春耕之日,已到。

  五月的北部,春天在湖岸边。 青色不再仿佛一无所有,也不再是山野平原,而是当黎明升起时,林中第一声清脆的鸟鸣,足以打破晨光。

  一切都开始恢复。 它包括土壤下的种子和种子中孕育的播种和收获的梦想,以及生命的轮回和等待春天到来的想法。

  湖水开始泛出柔情。 思乡的浪潮写在黑白纸上。

  远处的湖面上,渔民和觅食的水鸟早已消失不见。 没有人注意到那些目光是如何在他们的脚印中飞掠而去的。

  空中,五月的松风微微吹拂,露珠已经在嫩叶上跳起了优美的华尔兹。 晶莹剔透,纯净如琉璃的光芒,当柔风掠过,轻轻握住她的手指,惊动了春绿的梦境。

  这绿光,很像在田野边吃草的美丽种稻少女的双瞳。 她五颜六色的头巾是刚刚从太阳脖子上摘下来的锦缎,灿烂的笑脸分明透着阳光的味道!

  少女如瀑布般的蓝色长发被拉了起来,连同绣在闺房里的悠闲日子。 当红色格子衬衫的优雅飘过温暖的乡间小路时,剪裁的田野里的天空和水变得格外迷人。

  原来,在北方的五月,春天所有的红与绿的过程,都只是为了一个插秧姑娘的模样,却是一双巧手,剪下了一个关于青草如柳风的传说。 二月里。 两条小溪里裹着纱布的小手,闺房里绣着鸳鸯的小手,现在,当清澈的湖水漫过山脊,开始默默地划着每一个生命,然后又虔诚地 方式。 崇拜大地的姿势。

  陌上,送饭的老者脚步一顿。 此刻,田野还在沸腾。 正午的阳光和花草一样热情,把女孩胭脂般的脸庞染红了。

   嘘,水里走过的那对鸳鸯,轻声说话,再轻声细语,低声细语也好,自怜也好,不要试图解开少女的眉毛。 那个念头,是一张白纸,一碰就碎了。

  如果不是,就假装是一个沉默的诗人,或者一个洞察世界的智者。 不用说,那些来自灵魂深处的触动,就像夏天盛开的莲花,停泊在水中央。

  希望与梦想一样,无需向世界诉说。 但是播种和收获需要时间,时间就是过程。 这个过程掌握在女孩的手中,掌握在她的心里。

  小村外,女孩归来的脚步踩着一直舍不得离开的夕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大雄个人博客网 » 种植女孩

大雄个人博客 带给你想要的内容,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