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个人博客网大雄个人博客网

欢迎光临大雄の个人博客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供你的所爱

灯笼的记忆

       我家乡的墙上挂着一盏灯笼。 由于年代久远,油腻的污垢和锈迹,它看起来破旧不堪。 偶尔打开老房子,看到它落寞落寞的样子。 尘封多年的记忆缓缓展开,映照灯笼的童年岁月再次呈现在眼前。

       马灯,顾名思义,是一种防风防雨的煤油灯,晚上骑马时可以挂在马身上。

       第一次记得,家里有这盏灯笼的影子。 大概是因为我爸起早了,还得摸黑上班才买。 这个灯笼的结构是独一无二的。 它以煤油为燃料,癞蛤蟆嘴里吐出一盏扁灯,火焰大小可自由调节。 外面有一层玻璃罩,起到防风的作用。 玻璃罩外面有两根交叉的钢丝,用来保护玻璃灯罩。 转动灯罩升降机构来打开和关闭灯光。 下部是储油器,上面有一个把手,可以手持也可以挂在墙上。 在那个时候,任何拥有这样一盏灯笼的人都被认为是一个比较时髦的人。

      记得小时候,大家都是靠挣工分换吃的。 因为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单身虚弱的妈妈要挣工分,还要照顾几个姐姐,非常辛苦。 每当分发食物时,我家的食物总是又小又脏,一半的食物是谷壳。 我看在眼里,心里在生气。 这是在分发食物,这分明是在欺负我们! 其他人靠自己的劳动,说了一些很酷的话,这让我们很难过。 发粮太早,人们纷纷表示:缺粮户不知道怎么干活,发粮的时候跑得异常快! 我迟到的时候,他们说:不要工作,我不知道怎么弄现成的食物,他们叫我们送去喂它!

     因为我家有灯笼,晚上每当制作组配菜时,我家的灯都是最亮的。 风永远不灭,光是长久的。 无论多么华丽的纸灯笼都可以与我家的灯笼相比! 我也为这个灯笼感到自豪! 组长和会计商量,用我们的灯笼照帐,看秤分粮,生产组定下煤油,煤油没用完就带回家。 而且,当我点亮灯笼时,团队会给我工作积分。 小宝宝点亮灯笼一晚就能赚五分! 这五点,相当于一个大人长期的功课!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说过冷淡的话语来与我家人相处,我的家人也不会被分配食物。 现在想想,真的很感谢这盏灯笼改变了我家缺粮缺粮的局面!

    马灯璀璨的岁月,走过童年的艰辛。 小时候,因为白天要在生产队干活,妈妈总是晚上背着粮食到一公里外的水磨坊磨面。 我和姐姐正在点亮灯笼。 姐姐在前面,我在中间,妈妈在后面。 在我年轻的记忆里,只要提灯,就没有必要设置五更或设置晚上。 喂草、喂牛、磨粉、晚上开生产班、忙时收庄稼、过年做豆腐。 每当需要光驱黑暗时,就会有灯笼。 那些囧年,这个不起眼的灯笼,不知陪了我们多少个不眠之夜!

     灯笼也带给我们很多的童心。 我们带着灯笼表演《红灯笼》,不再玩沙袋、捉迷藏等游戏,生活不再单调。 傍晚,我们提着灯笼四处游荡,笑声在灯笼的照耀下飘荡。

     如今,灯笼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在农村已经很难见到灯笼了。 但我家的灯笼,因为心中的爱,还是被家人保管着。 是的,这盏灯笼的光芒,不仅照亮了我的童年,也照亮了我们向往幸福和美好生活的梦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大雄个人博客网 » 灯笼的记忆

大雄个人博客 带给你想要的内容,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