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个人博客网大雄个人博客网

欢迎光临大雄の个人博客
我们一直在努力提供你的所爱

泪江南,南泪

     清澈的水冲进忧郁,化作相思的泪水。

     清晨,太阳带着睡眼从山底缓缓升起,微弱的蓝光照亮了大半个天空,仿佛在与月牙西侧透出的暗淡白光竞争。

  窗前的矮叶,挂着昨夜的凝露,咔嚓一声,滑入潮湿的泥土中,消失不见。 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子倚窗而立,身穿粉红色玛瑙镂空碎花裙,腰间佩戴玉石吊坠; 长发及腰,乌黑柔顺有光泽,手持红木雕花梳,从头顶一遍一遍梳理到发尾,嘴角微微上扬,脸庞 充满春天。

  女子名:泪,虚弱多病,面色苍白。 她以脸上的痣命名。 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能读懂人心,又被点名了。

  三年前她嫁入将军府,但因南方战争与丈夫分居。 两年的战斗期到了。 她想:丈夫应该回到祖国,她每天都会站在瞭望塔上。

  今天又是一天,满怀希望的泪水,精心制作,从旧木箱中取出胭脂水粉,轻轻拍打在他的脸上,遮住往日苍白疲惫的脸庞,露出别样的好气色。 独自一人轻轻地升到了天文台的顶部。

  清晨,温暖的阳光照在舒心身上,泪水的心也在这一刻荡漾。 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她独自祈祷:愿丈夫早日归来。 我也默默算了算:老公回来后,小姑娘也可以跟他一起逛市场,聊天聊,一起去逛逛。

  中午时分,太阳渐渐地让人灼热难忍。 这时,一阵海风吹了进来,霓裳衣裙飘动,在半空中起伏,宛如蝴蝶仙子。 但不管眼泪怎么说,她还是皱着眉头,盯着河上过往的船只,顶着额头的烈日,让汗水滴落。

  下午,看到河上来来往往的船,却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风帆,眼泪不禁皱得更紧了一些,惆怅一一涌上心头。 渐渐地,这段悲惨的关系,变得如同汹涌澎湃的河流一样汹涌澎湃。

  午后和傍晚,随着太阳逐渐西沉,夕阳将人影伸展开,把天空染上火红,河面上白色的苹果花也映出玫瑰红。 这一刻,独自倚在栏杆上的泪流满面的话语,就像一粒稻穗在风中摇曳。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中泛起了雾气,心生怜惜。 心中的悲哀和绝望,让她的颤抖得更厉害了。 她想:他不会回来,他不会回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找我?

  想着,她又一个人下了楼。 红光下,她的心仿佛在滴血。 她无情地扯下她的发髻。 答应告别丈夫和女婿的麻雀,颤抖了一百步。 风在吹,我在惆怅中离去。

本文部分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430711560@qq.com  我们核实后第一时间删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大雄个人博客网 » 泪江南,南泪

大雄个人博客 带给你想要的内容,谢谢支持!

联系我们鸭